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彭山旅游 >> 美丽彭山 >> 正文
孝传千古——李密的故事
发布时间:2016-02-17    作者:区旅游局   信息来源:

 

李密的祖父李光曾任朱提(云南昭通的古称)太守。公元224年,李密在武阳龙安村降生了,李光在朱提听到消息,为孙子取名李密。李密半岁时体弱多病的父亲去世,四岁时母亲改嫁。李密由祖母刘氏抚养,长到九岁才勉强能自己行走,他孝顺体恤祖母。为了减轻刘氏的困苦,这年李光把李密接去了朱提。在李密初谙世事,一心读汉书经文的时候,他的祖父不幸在朱提撒手人寰,临终他拜托孟孝琚多多关照李密。          

孟孝琚不负故友重托,留李密在朱提读书。在李密十五岁时,他念祖母孤苦,执意要回龙安村照顾祖母。李密回到龙安村,当年被武阳太守推举为孝廉。          

家里失去祖父的经济依靠,加之祖母年老,田地收成逐渐减少,生活陷入贫困。李密深爱读书,又心疼祖母操劳,每日清晨便起床牵牛上九峰山放牛,他把《汉书》捆成一坨挂在牛角上,牛放到哪里他就读哪里,他“牛角挂书”的读书精神深为人们称颂。          

李密十七岁,被孟孝琚以官学弟子的身份举荐入文翁学堂。李密更加刻苦学习,对《左传》尤其研读深透。《左传》是春秋末年的孔丘明,以孔子的《春秋》为基础,评述了春秋战国的历史,是儒家的重要经典著作,从中李密懂得了一些治国安邦的道理。在文翁学堂,李密的文章受到师生的推崇。怀帝刘禅的光禄大夫谯周,是个博学广识,潜心学问的人,是蜀国的名儒。谯周到文翁学堂来考察,看见了李密文章的功底,深以为然,便取他为蜀汉“守尚书郎”。一年后升为“尚书郎”,在汉后主刘禅的左右处理政务。李密沉默寡言,论事书文,条理清晰,谯周的门生常夸赞李密。把他好比孔子的得意门生子夏和子游,以才思敏捷文学著称。李密对谯周像长辈一样爱戴,以弟子的虔诚侍奉谯周,令谯周常常感动于他的孝心。孟孝琚和谯周相见于蜀汉成都,少不了谈论犍为郡武阳的青年才俊李密。李密做了三年尚书郎,被怀帝刘禅推荐给大将军姜维任主簿,处理军机要务。          

前蜀汉祖刘备的遗臣诸葛亮是蜀国主政的大臣。他吸取刘备单力赴会与魏国曹操征战的失败教训,采取联吴攻魏的外交战略。蜀国和吴国有后“合肥之战”的伤痛,重修旧好是需要胆略才能使吴国消除芥蒂联合抗魏。李密奉命出使吴国访问孙权。孙权抱有成见对初出茅庐的李密并不在意。一日,孙权与李密谈道论义时,孙权说:          

“在仲昆之间,我宁原为弟,”          

李密却说:“我愿意为兄。”          

孙权说:“你为何原为人兄呢?”          

李密答:“为兄,则供养孝敬父母的时间多一些。”          

孙权及群臣无不叹服李密的孝心。          

李密的渊博的学识,雄辩的口才和人格魅力颇受东吴君臣的赏识,孙权最终被李密的诚恳说动,消除弥隔,结成联合抗魏的统一战线。蜀吴联盟有效竭制了曹操雄霸三国的野心,一度保持三国鼎立的局面。李密在刘禅降魏后回到了家乡武阳保泰乡龙安村。祖母虽村野民妇,闻蜀已亡国也痛彻心扉,卧病不起。李密夜不解衣,亲自熬汤煎药,先尝过后,才一勺一勺地匙喂祖母。望着祖母垂垂老矣,一辈子含辛茹苦,无以报答老人家,每每潜然泪下。          

公元265年,司马昭之子司马炎废除魏帝曹奂,自立为帝。国号晋,定都洛阳,史称西晋。李密时年已不惑,已封妻荫子,育有六个儿子。以前身在朝廷政务繁重,与妻儿离多聚少,现在一切归于平淡,随妻子侍稼穑,躬耕劳作,敬祖育子,在离乱的日子里,李密把心安放在故土。          

三月寒食节(清明节)。李密的祖母,刘老太要去龙门桥的祖坟扫墓,李密请来滑杆,一家老小便踏上了清明扫墓的行列。祖母已十多年没上祖坟了,幸得李密有闲孝敬,得以到龙门桥的祖坟看望李光公。          

李密护着祖母回到龙安村,作为一个亡国之臣,不能实现祖父的夙愿,只能做学堂先生了。李密的学堂很有名气,连武阳城池的弟子都来他的学堂读书。就在李密把教书作为余生的寄托的时候。景耀六年(263)年冬,征西将军邓艾慕李密的才华,请他出山担任大将军主簿,诏书上盖有晋武帝司马炎的玉玺。李密思衬半晌,说自己放不下学堂这班弟子,况祖母年事已高,儿子年幼上学,以奉养祖培养儿子为由,婉言拒绝了邓将军的聘请。          

公元267年,晋武帝司马炎立太子。召集众臣商议聘请太子洗马(先生)的事。邓艾说:“蜀国旧臣李密熟读经书,文笔一流,正在家乡立旌授学,何不诏为太子洗马?”司马炎已知邓艾聘请李密出任主簿的事受阻,可太子洗马关系国策国计的大事,必须请一个德高望重的先生才成。司马炎当即下诏征李密为太子洗马,辅助太子政事、文理。          

诏书下了几次,郡县的官吏也不断催促,可还不见李密应诏。司马炎便诏武阳太守逵,务必通知李密前往洛阳应诏。          

李密第一次接到诏书,心里就七上八下,不知如何是好,事过一二,不能再三。郡县的官吏封封催书,州刺吏的信马刚去,郡太守的文书又到了!李密望着年迈的祖母,想到妻儿,心如刀绞。          

是夜,他夜不能寐。祠堂里祖母的木鱼声急急传来,他掌灯到书房,面对窗外龙潭的寒山冷水,想起祖父李光,以赤子的拳拳孝心,陈亡国之臣的惶恐,感天地之悠悠,唯忠孝不能两全。          

李密言:“臣以险衅,夙遭闵凶。生孩六月,慈父见背;行年四岁,舅夺母志。祖母刘,愍臣孤弱,躬亲抚养。臣少多疾病。九岁不行。零丁孤苦,至于成立。既无叔伯,终鲜兄弟。门衰祚薄,晚有儿息。外无期功强近之亲,内无应门五尺之童。茕茕孑立,形影相吊。而刘夙婴疾病,常在床蓐;臣待汤药,未尝废离。          

逮奉圣朝,沐浴清化。前太守臣逵,察臣孝廉;后刺史臣荣,举臣秀才。臣以供养无主,辞不赴命。诏书特下,拜臣郎中。寻蒙国恩,除臣洗马。猥以微贱,当待东宫,非臣陨首所能上报。臣具以表闻,辞不就职。诏书切峻,责臣逋慢。郡县逼迫,催臣上道。州司临门,急于星火。臣欲奉诏奔驰,则以刘病日笃;欲苟顺私情,则告诉不许。臣之进退,实为狼狈。          

伏惟圣朝,以孝治天下。凡在故老,犹蒙矜育;况臣孤苦,特为尤甚。且臣少事伪朝,历职郎署,本图宦达,不矜名节。今臣亡国贱俘,至微至陋。过蒙拔擢,宠命优渥,岂敢盘桓,有所希冀?但以刘日薄西山,气息奄奄,人命危浅,朝不虑夕。臣无祖母,无以至今日?祖母无臣,无以终余年。母孙二人,更相为命。是以区区不能废远。          

臣密今年四十有四,祖母刘今年九十有六;是以臣尽节于陛下之日长,报刘之日短也。乌鸟私情,愿乞终养!臣之辛苦,非独蜀之人士,及二州牧伯,所见明知;皇天后土,实所共鉴。愿陛下矜愍愚诚,听臣微志。庶刘侥幸,卒保余年。臣生当陨首,死当结草。臣不胜犬马怖惧之情,谨拜表以闻!”          

《陈情表》辞语恳切,凄恻婉转。表到朝庭,晋武帝看了为李密对祖母刘氏的一片拳拳孝心所感:“看来这个读书人高雅的名声,并非图有虚名啊。”          

建国当以忠孝治天下。不仅同意李密暂不赴诏,还嘉奖他孝敬长辈的孝心,赏赐他奴婢二人,并指令武阳郡发给他赡养祖母的费用。          

李密得到晋武帝“暂不赴诏”后,在家悉心照料祖母,直到告老送终,把学堂的授学委以一个鲜姓秀才,这才以太子洗马应诏到洛阳。          

上一条:寿星谷荷花
下一条:樱花长廊

关闭